第999章 主播,搞事情24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床的側邊正好對著窗戶。

    陽光透過窗簾忽明忽暗,宴午在這一片晃動中睜開了雙眸。

    他半坐起身,伸手揉自己的太陽穴,一抬手卻發現身上未著寸縷。

    宴午:“!!!”

    他把被子往自己這邊一拉,另一邊的白皙旖旎景象就露出了一部分。

    他愣了兩秒,又重新把被子丟了過去。

    “醒醒!”

    宴午拍著床表達自己內心的震驚與憤怒。

    綾清玄在這震動中醒過來,她微微側目,冷眸中一片平靜。

    “早。”

    宴午問了兩個問題。

    “你是誰?”

    “我又是誰?”

    男人的聲音帶著真切的嘶啞和疑惑,他剛問出,小姑娘被子一掀就下床找衣服。

    宴午捂住了眼睛。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圍的一切都很陌生,他沒有之前的記憶。

    還有這個小姑娘,表現得太過冷淡。

    宴午心中已經有萬種猜想。

    等綾清玄穿好衣物站到他面前,他沉痛道:“難道,我是你包養的小白臉?”

    “我想逃跑,結果你把我揍失憶了?”

    綾清玄面無表情的伸手,“終端還我。”

    這破終端一大早推送什么辣雞新聞,都把小家伙帶壞了。

    小姑娘氣勢很強,但他好歹是一個男人,哪有怕的道理。

    “你不解釋清楚,我是不會還的,我是誰,我們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

    綾清玄冷漠道:“睡一張床的關系。”

    宴午雙眸微睜,半晌才開口,“……女兒?”

    綾清玄:???

    他一臉正經拍著床,“我們這樣是不對的!你媽呢,我要好好教育一下你們。”

    zz:【……】反派不僅失憶了還丟了腦子。

    綾清玄看起來顯小,所以宴午第一時間是這樣猜測,但怎么想都有些奇怪,隨后再次確認,“你是我太太?”

    綾清玄不想搭理他了。

    小姑娘隨手丟給他一套衣服,去洗漱準備早餐。

    十分鐘后,宴午坐在飯桌前,看著兩個面包和一杯酸奶,蹙起眉頭,“我想喝粥。”

    小姑娘這么大方的分了面包,他竟然要喝粥!

    “沒有。”綾清玄一臉冷漠。

    男人拍拍胸脯,“既然你是我太太,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宴午去冰箱里搜刮一頓,做了一份簡單的粥。

    他拿走了綾清玄面前的面包。

    “冰箱里都是這種面包,還過期了,你能不能好好照顧自己。”

    綾清玄眼睜睜看著還差幾個小時過期的面包被宴午丟進了垃圾桶,手放在桌下想抽靈劍。

    她就不該管他,他現在居然連面包都不準她吃!

    這個小家伙不用留了!

    綾清玄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鮮香的粥。

    小家伙的手藝還是沒變。

    “我看了一下,家里并沒有我的任何生活痕跡。”男人將面前的碗擺好,“難道……我們目前是分居狀態?”

    綾清玄勺子一放,“離婚了。”

    宴午猛然站起,“為什么離婚?我這么優秀。”

    【宿主,要不趁現在反派不清醒,我把民政局給你們搬來?】

    憋著。

    【……】委屈唧唧。

    綾清玄細數他的問題,“你家庭暴力。”

    每次都想干掉本座。

    “到處說我的壞話。”讓本座給你背鍋。

    綾清玄雙手環胸,“還用完就丟。”

    宴午聽完,無力的坐下。

    “我……我是個渣男?”

    宴午沉默許久,才說道:“離的好,可能我失憶就是報應吧。”

    zz看著不斷下降的黑化值,默默閉嘴不再添油加醋。

    宿主干得漂亮!

    “親愛的,告訴我地址,我回去把我的財產全都給你,以后也不會來打擾你了。”宴午看上去很頹然的模樣。

    他還真是厲害。

    這么快接受綾清玄說的設定。

    綾清玄語氣淡淡,“你破產了,什么都沒有。”

    【……】宿主會不會太狠了點。

    宴午猶如雷劈,“我……”

    他低頭捂著臉,“我居然這么沒用,我現在就走。”

    宴午推開椅子,徑直往大門方向走,綾清玄聲音清冷,在后面淡淡飄來。

    “衣服留下。”

    宴午:……

    宴午老老實實回來,“親愛的,我覺得我身材還不錯,可以給你肉償。”

    宴午身體力行,承包了綾清玄家里的家務活。

    綾清玄坐在電腦前,查找著雁五的個人信息,只能查到宴游天下的沉淵boss信息。

    【宿主,反派是叫宴午,不是雁五啦。】

    zz糾正名字,綾清玄重新查找。

    宴午,宴游天下創始人之一。

    他竟然是宴游公司的老板嗎。

    那為什么失憶了,還找到她家來?

    “親愛的,這些放在哪?”宴午出現在她身后,手里拿著她的貼身衣物。

    小姑娘一臉淡定的指了個地方。

    宴午再次確認,他們真的是夫妻,不然一個女生被人拿著私人物品,怎么可能會這么淡定。

    他們一定生活過很久了。

    瞧著小姑娘清新漂亮的臉蛋,宴午越來越覺得自己是禽獸。

    這么好的老婆,他是怎么做出家庭暴力這事的。

    綾清玄查到了宴游的另一創始人,男主孔城。

    小家伙的失憶,說不定跟男主有關。

    昨天男主還派人過來找她幫忙。

    什么忙呢……

    “親愛的。”宴午又走到了綾清玄身邊,眼巴巴的看著她,“我想煮點東西給你吃,可家里沒菜,能和我一起出去買點食材么?”

    那模樣就跟上交了所有工資,現在想要點零錢出去浪的老公一樣。

    虛擬金幣綁定個人終端,綾清玄只能跟他一起出去。

    “我吃面包就行。”綾清玄帶著他去了樓下便利店。

    “不行。”宴午戴著墨鏡和口罩,十分男子氣概的拒絕了。

    綾清玄忍著做掉他的沖動盯著他。

    被這么一盯,宴午態度軟化,“兩個,不能再多了。”

    趁綾清玄去拿面包的時候,宴午朝收銀員問道:“你好,請問你們這招兼職么?”

    先留在老婆身邊最重要。

    收銀員:“……不招。”

    這兩人怎么回事,要一起應聘打手嗎,他是不是要放個牌子在這!

    綾清玄買了面包就想回去,被宴午拉住,“親愛的,聽話,我們去買菜。”

    綾清玄捏著拳頭,朝他臉上一放。用力捏著他的臉!5858xs.com
电子游戏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