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九章 工業革命發端(二)


本站公告

    待得這些莊民們心懷恐懼和希冀,千恩萬謝的離開后。朱由棟轉過頭來對著魏忠賢微微一笑:“忠賢,這段時間你辛苦了。莊子的改造做得很好,吾很滿意。”

    “奴婢得了小爺的肯定,便是累死也心甘了。”

    “哈哈哈,你可不能累死啊。吾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做呢。嗯,父親那邊傳來消息,說是景德鎮的兩位師傅馬上就要到了。到時候吾會把他們兩位以及其他的師傅都放到莊子里來。吾讓你建的房子弄得怎么樣了?到時候不要人來了沒地方住。”

    “這個請小爺放心,奴婢早就安排妥當了,待會小爺可以親自去查看一番。”

    “嗯,莊子的運轉還有什么困難沒有?”

    “呃……小爺,說到困難,是有那么一點兒。”

    “直言無妨。”

    “銀子,小爺,現下莊子里只有一千二百多兩銀子了。本來這么一筆錢足夠支撐到香皂上市,但萬一真有哪個不開眼的窮酸犯了小爺剛才立的兩條規矩。奴婢得一下子賞出去一千兩銀子啊。”

    說起來,朱由棟花錢還真的有的大方。

    萬歷給了他五千兩白銀作為啟動資金,他拿來之后手還沒焐熱,直接甩了一千兩給曹化淳南下,之后殺人放火給侍衛們發辛苦費,拆毀沿河麥田給莊民們高額補償等等。加上修建廠房,購買生產原料什么的,零零種種算下來,五千兩銀子大半已經不見了。

    “哈哈哈,我當是何事呢。這多簡單啊。張世澤、李世忠。”

    “臣在。”

    “回去問問你家長輩,香皂的生產銷售,你們兩家要不要入股?吾給你們兩家各一成股份,作價一萬兩白銀!”

    “多謝太孫,此事我等就可以做主了。最多明日,就把股銀送來。”

    “你看,老魏,這不就有錢了么?”

    哎喲,我的小爺誒,錢是有了,但是我們的股份也稀釋了啊。到時候分潤紅利的時候,也少了很多啊。

    不過老魏心里這么想,嘴上卻是樂呵呵:“這下奴婢就不用擔心了。接下來購買種豬,建立養殖場什么的,奴婢也不差錢了。”

    到底是人心隔肚皮,朱由棟當然不知道魏忠賢此時心里怎么想的。就算知道了也只會哂笑老魏格局低:這么暴利的生意,不靠稀釋股份把軍方、勛貴的代表拉上車,怎么能做得長久?就現在這點股份,他還覺得自己手里的太多,還得再稀釋呢。

    回了北京城,他首先去找的是朱常洛。待得把香皂的效果演示一遍,朱常洛的眼睛也開始發光后,他直接開了口:“父親,要不要入股孩兒的莊子,到時候孩兒每年給您分紅。”

    有句話是這么說的:在宗教信仰上,最不信教的往往是這個宗教的高層。事實也是如此,若不是天主教上層整體爛得不成樣子,徹底的違背了教義。哪有現在新教在歐洲的方興未艾?

    具體到大明來說,這個時代的理學已經遭遇到心學的激烈挑戰。明初那種全社會歧視商人的氛圍到了萬歷年間也基本消失得無影無蹤。所以朱由棟跟朱常洛說入股的事情,朱常洛并不反感。

    不過這位太子到底是厚道人,面對如此巨大的誘惑,他還是老老實實的說道:“棟兒,為父當然愿意入股。只是,為父沒有多少錢啊。”

    前文說過,雖然因為穿越者的降生而提前一年做了太子。但萬歷心里到底還是不舒服的。所以,朱常洛這個太子估計是大明前所未有的弱勢太子了。他手里真的沒有多少余錢。

    但越是沒有余錢,朱常洛就越需要錢:怎么也是太子,名義上的大明第二人,排場什么的還是要有的。別的不說,以前朱常洛做皇長子的時候,他的老師來給他上課還要自己帶飯。現在雖說不至于如此窘迫了,但朱常洛想要送點金銀首飾給自己的諸多媳婦兒,也是要算著花的。

    哪個男人不想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擁有一擲千金的豪氣呢?更別說朱常洛雖然是個弱勢太子,但身在這個環境,他自然知道需要籠絡一些大臣以備將來。可是怎么籠絡呢?禮賢下士之后還得有點實際的東西嘛。弱勢太子在人事任免方面是說不了話的,那升不了人家的官,送點東西總是需要的——這也需要錢啊。

    “父親要入股,不需要給孩兒一兩銀子。不過呢,到底英國公和寧遠伯府都是拿了現銀的,父親一點東西都不拿也不好。這樣吧,父親就用鹽引入股吧。孩兒也不要多,每年父親給孩兒的紅河莊二十石精鹽的鹽引就可以了。”

    明代的物價和今天的物價差異極大。后世史學家有論文提到:明代的房價很低:一棟占地五畝,有三十多間房屋帶花園、池塘的院子,在萬歷年間售價不過一百零六兩,按照米價折算過來,不過兩萬多塊的人民幣。而萬歷年間的鹽價呢:一斤鹽三錢銀子,一石鹽就是四十八兩銀子。和今天比起來,鹽價簡直高的離譜。

    這當然是古代缺乏其他稅收,國家財政過多依賴鹽稅導致的。

    不過現在還輪不到朱由棟來操心大明百姓吃鹽困難的問題,他關注的,是自己那莊子里每年即將產生的大量豬肉。

    這年頭可沒有冰箱,也沒有快捷的物流。肉食要長期保存,只能是做成臘肉。要做臘肉,就必須要大量的鹽。若是能夠搞來鹽引,至少豬肉這一塊不用浪費了。

    “嗯,若光是鹽引的話,為父可以想想辦法。”

    就是嘛,你到底是太子啊,還是有官員愿意倒貼往你身邊湊的。搞二十石鹽引還是很輕松的嘛。

    這邊和朱常洛說好后,接下來當然是去找萬歷皇帝。

    作為要錢不要臉的典型,萬歷一看完香皂的效果演示馬上就雙眼放光。

    “我的乖孫,你準備給皇爺爺多少干股啊?”

    干股?!你怎么說得出口!

    但是萬歷也有理由:皇莊不是給了你么?五千兩白銀不也是給了你么?

    “哎,好吧,這些算一成干股可好?”

    “嗯,這倒也公平合理。你剛才說英國公和寧遠伯都是拿一萬兩白銀買一成股份,那朕再給你三萬兩銀子,買三成股份?”

    “不行!皇爺爺,我還需要留點錢做其他的事情呢。”

    “小孩子家家要那么多錢干什么?”

    “呵呵呵,皇爺爺,我是一般的小孩子么?”

    “……好吧,朕再給你一萬兩銀子,加上你答應的一成干股,一共拿兩股可好?”

    “多謝皇爺爺。皇爺爺放心,到了年底的時候你就知道,這筆投資絕對劃算!”

    蹦蹦跳跳的從乾清宮出來,朱由棟心理黑暗的搓了搓手:哎呀,這下子老子的生意這后臺前所未有的硬啊。哪個不開眼的家伙來招惹我一下嘛,這樣我才好打臉啊!

    這邊和朱常洛說好后,接下來當然是去找萬歷皇帝。作為要錢不要臉的典型,萬歷一看完香皂的效果演示馬上就雙眼放光。

    “我的乖孫,你準備給皇爺爺多少干股啊?”

    干股?!你怎么說得出口!

    但是萬歷也有理由:皇莊不是給了你么?五千兩白銀不也是給了你么?

    “哎,好吧,這些算一成干股可好?”

    “嗯,這倒也公平合理。你剛才說英國公和寧遠伯都是拿一萬兩白銀買一成股份,那朕再給你三萬兩銀子,買三成股份?”

    “不行!皇爺爺,我還需要留點錢做其他的事情呢。”

    “小孩子家家要那么多錢干什么?”

    “呵呵呵,皇爺爺,我是一般的小孩子么?”

    “……好吧,朕再給你一萬兩銀子,加上你答應的一成干股,一共拿兩股可好?”

    “多謝皇爺爺。皇爺爺放心,到了年底的時候你就知道,這筆投資絕對劃算!”

    蹦蹦跳跳的從乾清宮出來,朱由棟心理黑暗的搓了搓手:哎呀,這下子老子的生意這后臺前所未有的硬啊。

    8)

    
5858xs.com
电子游戏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