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決定(上)


本站公告

    羽靜和念祖剛踏進攝影社,里面沒人,估計都是出去尋找午餐,念祖指著敞開的門說:“在里面。”



    羽靜深吸一口氣準備走進去,念祖急著抓住她的手,輕聲說:“待會不管柳飛社長跟你說了什么,盡管按照自己的意思。”



    羽靜眉頭微微一皺,不懂他的意思,暗室里傳來動靜,他們把注意力放在里面,輕輕的走過去。



    念祖領在前頭,進門時,柳飛還在書桌前,桌子上擺滿許多亂七八糟的相紙和紙張,還有一臺筆電,熒幕亮著,桌子旁還有一杯熱騰騰的咖啡,估計是剛才泡的。



    暗室的窗戶敞開,毛玻璃發出潔亮的光線,除了柳飛面前的桌子之外,其他的地方倒是整潔有序。



    柳飛食指扣住杯耳小心翼翼的喝下一口咖啡,室內傳來一股濃郁的咖啡香氣,他招手讓他們走近。



    羽靜雖然跟柳飛已經相處過多次,還是感覺到拘謹,謹慎問:“柳飛社長,你找我有事。”



    “嗯!”柳飛嘴里含著咖啡,又喝了兩口才把杯子放下,馬克杯外部是淺藍的顏色,內部是潔白光滑,看得出來這個杯子柳飛已經使用許久,因為內緣接近杯口有一層棕色的圓圈,柳飛肯定每次是按照那條線來泡咖啡,他倒是無所謂,把咖啡杯放下,從雜亂的紙張找到信封袋交給她:“這是昨天的工資。”



    羽靜理所當然的接過來,她的指尖觸碰到信封袋的厚度時吃了一驚,猶豫的停在半空中。



    柳飛的嘴角淺淺一笑,絲毫不留痕跡說:“這是你應得的。”他立即把手松開,信封袋的重量立即在羽靜的指尖上。



    既然拿了對方的工資,羽靜敬業的問:“昨天拍的照片都還滿意嗎?”



    柳飛把身體往后仰,雙手高舉,大大伸一個懶腰,最后把雙手交疊擺在后腦勺說:“不錯,你的外形很亮眼,五官和身材基本上是符合要求,不過時下的年輕模特兒很少有你這樣的短頭發。”柳飛說到一半轉動辦公椅,細細的打量羽靜說:“而且你先前沒有在鏡頭露過臉,模特兒中也沒有與你相似可比的類型,若是大眾能接受你的外形,估計未來的路還長著。”



    羽靜從來沒有聽過旁人如此說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褒還是貶?她側過頭,想要偷看念祖的意思,念祖也只是正經八百的站在一旁。



    柳飛還以為羽靜會客套的說幾句話,沒想到她在一旁顯得局促不安,似乎對于這樣的場面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打開電腦熒幕,把昨天拍出來的圖片一一展示在熒幕前,解釋:“你過來看看,昨天替你拍攝的有攝影師,我還有念祖,雖然照片上的背景都是取之于相同的地方,不過仔細辨別你臉上的表情,流露的情感可不一樣。”



    羽靜把身子往前傾,細細的檢查電腦上的照片,這些經過精致修圖過的畫面,以前也只是在徐覓的部落格看過,從來沒有覺得自己也會有這一天?



    柳飛繼續說:“念祖替你掌鏡時,你的表情是最自然,我和攝影社只能在你無意間捕捉一點你的神情,若是過于刻意,效果便大打折扣。”



    羽靜知道,柳飛說這些話是打算帶她慢慢的走入模特兒這個行業,她手中的信封紙抓得更緊一點。



    母親每個月撥給她的零花基本上是足夠的,原本想要假借其他的名義跟母親討錢,來補姐姐店里的虧損,深怕母女連心,只要有風吹草動,母親立馬會跳出來幫忙,現在不一樣了,她是靠自己的能力賺錢,而且未來還有更多的機會。



    柳飛發覺羽靜充滿濃厚的興趣,他把注意力從熒幕上方挪開,揚起眉毛問:“你有沒有興趣加入云祥公司?”



    羽靜聽聞詫異的看著柳飛:“這…。”



    柳飛目光深沉,墨黑的瞳孔里有一種窺探獵物的心機:“你是念祖的朋友,也是珍珠的朋友,所以我對你的來處自然不會有過多的懷疑,加上你在鏡頭前表現正合我的心意?”說到一半,他利落的從一堆相紙中抽出一疊裝訂好的紙,紙的封面斗大寫著云祥公司四個字:“我打算簽下你作為云祥公司專門培養的模特兒,你覺得如何?”



    羽靜無意識的退了一步,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我知道一般人知道一定是很吃驚,你可以回去好好想想,我不勉強你,。”柳飛帶著輕松的口吻說:“如果你同意簽下合約,云祥公司會重點關注培養你,還有,我想用你作為我的雜志封面。”



    羽靜吞了一口口水,她不可置信的盯著合約,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徐覓,近來她忙著找其他工作,加上家里給的經濟壓力,肯定忙得焦頭爛額,她說:“徐覓呢?這個合約原本是徐覓的吧!而且,她不是你御用的模特兒嗎?怎么不找她當你創辦雜志的封面呢?”



    柳飛以為她會提其他的問題,聽到徐覓臉色陰沉下來。



    念祖看出柳飛神色不對,急忙在一旁推了推她的肩膀。



    柳飛淡漠的說:“她的工作遇到瓶頸,需要好好調整心態,何況她的工作跟你沒有關系,一直以來,我跟她簽的是短期合約。”



    羽靜急忙脫口而出:“怎么沒有關系,你的雜志封面不考慮她了嗎?”



    念祖拉了拉她的手。



    羽靜知道話若是說得太重,或許柳飛今后會不再考慮用她,可是他們的談話已經牽扯到徐覓,不能不替徐覓著想,她緩和:“如果只是玩票性質,我去,要我簽合同,我不簽。”



    柳飛聽到羽靜這樣說,有些輕蔑道:“玩票性質!模特兒這一個行業,第一步是非常重要的,若是你待在小公司,再如何出色,是不可能得到好的名譽,有更好的機會向上。”



    羽靜訕訕的輕笑:“我對這個本來就沒有興趣,要不是念祖,我也不會答應試鏡,如果再認真下去,或許只會讓你失望。”



    柳飛嚴肅的問:“許多人想簽約都簽不到,或許等你回心轉意之后,我可是不一定會答應你簽。”



    羽靜目光堅定而有神:“我不簽。”



    柳飛深吸一口氣,他鮮少讓人直接當面拒絕,有一種難堪寫在臉上,他問:“連短期都不考慮?”



    念祖錯愕呆了半響,他沒想到羽靜居然直截了當的拒絕人家,走進一步緩解:“柳飛社長,羽靜估計是嚇著了,要不你讓她回去仔細想想?”



    羽靜聽到念祖替她說話,深怕柳飛對她存有寄望,正色說:“柳飛社長,你當是錯看了人。”



    柳飛憤憤的瞪著羽靜,羽靜沒有閃躲他的視線,語氣恢復正常說:“對不起,讓你失望了。”



    說完,羽靜轉身要走,聽見暗室里文件掃地的颯颯聲,如同秋葉落地。



    念祖急著追羽靜出來:“你沒看到柳飛社長生氣了嗎?”



    羽靜心里也有氣,轉頭想起了是念祖讓她過來的,她急停腳步轉身對著念祖說:“今后這樣的事,你直接替我拒絕,別找我過來,省得大家難看。”



    才剛一腳踏出攝影社時,差一點碰到了要進門的徐覓和珍珠,羽靜只是淡淡的掃了她們一眼,便奪門而出。

5858xs.com
电子游戏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