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不愧是王


本站公告

    “真的,只要這樣就好嗎?艾蕾··”

    張哲靜靜的靠在一旁的墻壁上,大地的裂紋已經全部修復完好,仿佛剛才的赤雷與地震都只是一場夢而已,望著不遠處站在花田中開心到失神的少女,張哲不知道該如何繼續與她交流。

    正常來說,應該都會要一些對自己有用的事情,甚至說是趁機讓人幫她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但是張哲千算萬算也沒算出來,她的要求這么的單純。

    “能,讓冥界開花嗎?”

    讓冥界開花,在別人看起來是無比困難的事情,畢竟冥界是死者的土地,但是這和自己沒有關系,擁有著花之魔法的自己,已經可以不分場地,不分規則的盛開花朵。

    但,這也僅限自己在這里的時候,畢竟能夠超越規則的只是自己而已··

    “好了,愿望我也滿足你了,那么能把我送回地面上嗎?然后就是別忘記你的約定哦··”

    “當然,我可是冥界的女主人,這點信用還是有的哦!”

    艾蕾兩眼放光的看著腳旁的花朵,甚至連摘下一朵花的動作都不曾有,在這荒涼的冥界中,或許這是唯一的一次開放花朵··必須要好好的保護好它們。

    看了看周圍,艾蕾解除了寶具的效果,同時張哲也在一瞬間被排斥出了冥界,就算是冥界也不愿意接受一個能摧毀它的存在。望著周圍的斷壁殘垣··只是少了一個喜歡張牙舞爪的少女罷了。

    “不過,堂堂一個神明的愿望,僅僅是想要在冥界看到漂亮的花朵嗎?”

    張哲抬起頭望著天空,冥界太過于荒涼了··雖然自己對這些奴役人類的神明沒有神明好感,但是無可否認但是,她的確挺吸引自己的,如果不是因為這點的話。

    就算是那個穿著黑色大衣的身影站在那里,自己也會毫不留情的殺死她,說到底用神明的眼光來看,她似乎真的沒有做錯什么··

    “不管了”

    張哲搖了搖頭,可愛并不能當飯吃,可愛也沒有辦法讓人寬恕她的罪行,歸根究底也只是自己的一意孤行罷了。

    咔嚓咔嚓

    重新回到庫撒市之后,那些原本遠離的骷髏也開始有了動作,原本的它們礙于艾蕾的威壓,沒有辦法上前來攻擊張哲,但是在張哲離開的現在··

    它們只會貫徹骨子內的本能,殺死周圍所有的活人··這也是這附近沒有一只魔獸的原因。張哲看了看周圍包圍上來的骷髏,沒有怎么在意,提起旗槍發動了沖鋒。

    “終于可以回去休息了··”

    張哲將擋路的所有骷髏打散架之后,安穩的離開了庫撒市··

    -

    次日

    清晨·烏魯克的大門

    連夜從庫撒市趕回烏魯克的張哲,還沒有進入大門就感受到了空氣中的壓抑,就好像是一塊石頭壓在胸前一樣,望著周圍無精打采的士兵們,張哲默默的向著城門走去。

    天色霧蒙蒙的,肉眼所及的天空皆以被覆蓋,就連天空的光環也被這云層遮蓋的嚴嚴實實。

    “是不是要下雨了··”

    張哲下意識的開口說道,清涼的微風夾雜著一絲絲的濕意撲面而來,周圍的士兵并沒有阻擋張哲,因為他們早已經認識了張哲,看到他們好像死了馬的樣子,張哲不由得有些好奇。

    放棄了從門而入,走到了看門的士兵面前

    “怎么無精打采的啊?昨晚上有魔獸進攻了嗎?”

    “張哲大人,早上好”

    “早上好··”

    在向張哲問好之后,士兵再一次垂下了頭,這已經不是死馬的程度了,他的眼神中沒有任何生命的樣子,就好像是天塌下來了一樣,難不成這又是那個女神搗的鬼嗎?

    張哲的眼神變得犀利了起來,自己才剛剛從冥界女神哪里回來,現在你們就變成了這幅樣子,難不成是森林的女神過來報復了嗎?沒有繼續和士兵聊天,張哲走進餓了大門。

    蕭條

    往日喧鬧的烏魯克城市已經失去了它的精神,難以想象在一天的時間,充滿活力的集市就變成了如同火葬場一般的氣氛,周圍的行人眼中失去了光彩,這到底是怎么了?

    讓一座城市徹底失去了生機?不··這和自己沒有任何的關系,但如果真的是森林女神的話,那么自己造成的后果,也必須由自己承擔。看了看周圍的行人。

    張哲的眼睛一亮··

    一個熟悉的小男孩正孤零零的蹲在墻腳,哪里就是張哲之前和孩子們玩耍的地方,不過現在怎么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呢?張哲徑直的走向了烏拉,他的臉色似乎也不是很好看。

    “喲,烏拉··怎么了嗎?”

    “張··張哲大人?”

    “怎么垂頭喪氣的啊?比起這個··你之前拜托我的事情我可是幫你了哦!”

    張哲注視著面前的烏拉,因為他的請求,再加上庫娜哪里的原因,自己才會前往冥界去找艾蕾交流,最終也成功的將靈魂換了回來,用存在不了多長時間的花朵。

    烏拉的眼前一亮,但是思考過后就再一次低下了頭。

    “張哲大人,熊大熊二他們被魔獸擄走了·”

    “!?”

    什么?

    張哲收起了對待孩子的溫和笑容,魔獸跑進來了?這怎么可能?不是有著專門對付魔獸的結界嗎?為什么還會有魔獸進來?張哲有著數個問題,但是并沒有問出來。

    他只是個孩子,不可能知道的那么詳細,但如果只是擄走了幾個孩子的話,整個城市并不可能失去生機,應該不止這一件事情吧?張哲在心中暗暗想到。

    果不其然,在張哲的注視下,烏拉繼續說道··

    “王,王也失蹤了··”

    “原來問題出在這里啊”

    “張哲大人,您··您能去把王和熊大她們救出來嗎?”

    “這個我··盡力而為吧”

    吉爾伽美什似乎說過她要去波斯灣的樣子,但是這也就奇了怪了,要知道劉秀可跟在她的身邊,這兩個人一起戰斗的話,就算是地方派出兩個英靈,也不可能攔住她們逃跑。

    奇怪··真是奇怪啊。

    張哲拍了拍烏拉的頭,安撫了一下他之后,張哲站了起來看向了遠處的神殿,先去神殿找西杜麗問問吧,她們應該會有什么情報也說不定。

    “對了烏拉,去她家看看吧,她應該回來了··”

    “唉?啊··”

    看著匆匆離開的烏拉,張哲也深呼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差不多一夜沒合眼了,自己一直都在趕路,感覺他們現在才是最舒服的,短時間內自己已經和三位神明戰斗過了。

    真是令人感到無奈,但是不得不去做啊··話說這個吉爾伽美什王也真是的,老老實實呆著不好嗎?非要出去瞎幾把浪。現在好了,把自己浪沒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吉爾伽美什似乎真的是烏魯克的脊梁啊,她一倒下整個烏魯克就變了樣··只希望戰線那邊沒有意外就好了。”

    沒有返回大使館休息,張哲徑直的走向了神殿,就連神殿外駐守的士兵們也不是很精神,士氣相當的低落,看了他們一眼,張哲快步的踏入了神殿的大門。

    “王啊··”

    剛一踏入神殿,張哲就聽到了西杜麗無力的嘆息,因為吉爾伽美什王不在的原因,西杜麗接過了數量不多的工作,但是一旦接手才會發現吉爾伽美什王的厲害。

    能夠快速的處理這些工作,應該說不愧是王嗎··

    “喲,西杜麗,短短一天不見,感覺你整個人都憔悴了啊”

    張哲望著坐在王座旁邊處理公務的西杜麗,就連西杜麗也無精打采的,環顧了一下神殿,藤丸立香她們似乎并不在這里,難不成她們已經出發去找吉爾伽美什了嗎?

    張哲的聲音在神殿中回響,也打斷了正在思考的西杜麗,在看到了張哲之后,西杜麗一瞬間變得精神了起來,連忙從座位上站起。

    “張哲大人,能拜托您去找一下王嗎?”

    “唉?立香她們沒去嗎?”

    “她們按照王之前下的安排,已經前往北壁了”

    是嗎?

    怪不得西杜麗愁眉苦臉的樣子,因為整個烏魯克已經沒有人可以用了,普通的士兵去尋找的話,那單純只是在浪費時間和浪費戰斗力,數個士兵不一定打得過一只魔獸。

    這就是戰線的真實。

    “吉爾伽美什她沒說她去什么地方了嗎?”

    “王說她要去波斯灣拿水質報告。”

    “還有呢?”

    “沒了”

    西杜麗思考了一下,確實王直說了要去拿水質報告,并沒有說還要去做什么。

    “張哲大人,能拜托您嗎?”

    西杜麗微微鞠躬。而張哲卻沒有直接答應,反倒是開口說道。

    “那么誰在照顧庫娜?”

    “張哲大人,之前死亡的所有烏魯克市民都已經活了過來,所以··”

    “好了,看起來艾蕾還挺誠實的,我這就出發去找吉爾伽美什”

    張哲擺了擺手,隨后向著神殿外走去,讓劉秀和吉爾伽美什兩個人感到難辦的存在,如果沒記錯的話,她們已經去了不止一天吧?看起來似乎真的是遇到麻煩了。

    只希望,是自己可以輕易解決的麻煩,張哲望了望天空,這天空讓自己的心情變得有些壓抑啊··

    注視著張哲離去的身影,西杜麗開始將雙手壓在胸前,烏魯克市民們之所以活過來的原因,恐怕也是因為張哲吧?畢竟之前他還特意在晚餐的時候詢問過庫撒市的情況。

    “能與神明戰斗的男人嗎··”

    戰績已經毋庸置疑,能夠與那位冥界的女主人,掌控著幾乎無敵權能的女神戰斗的存在,絕對不是什么等閑之輩吧。只希望王能夠安然無恙。

    張哲已經離開了神殿,并且前往了所謂的波斯灣,雖然路途不是很遙遠,但是也需要一天的時間進行往返,在來到觀測塔的時候,時間已經接近了正午。

    遠遠的就看到觀測塔已經倒塌,周圍一片戰斗的痕跡,但是卻并沒有任何的尸體存在。

    “這個是,血液嗎?”

    張哲看著灑在不遠處的血液,雖然數量很少,但是位置卻很顯眼,從道路上幾乎一眼就能夠看到,閉上眼睛感應了一下周圍,確定沒有危險之后。張哲走了過去。

    將一根手指放入血液中之后,手指尖傳來了粘稠的感覺,這攤血液已經挺長時間的了,只希望觀測塔內還能有什么情報了。將手指擦干凈之后,張哲走向了觀測塔。

    “去死吧,混蛋!!!”

    “···”

    剛一走到觀測塔的廢墟前,一聲大吼就從廢墟中傳來,望著從碎石中蹦出來的壯漢,張哲下意識的一腳踹了出去,壯漢的身體變成了弓形,隨后瞬間飛了出去··

    唯一完好的墻壁也在這一腳之下倒塌。就在張哲打算過去看看還有沒有氣的時候,細小的聲音突然從不遠處傳來。

    “張哲,你也是來海邊休假的嗎?”

    這個聲音是,吉爾伽美什的聲音?看起來她還活著啊,張哲砸了咂舌,隨后向著不遠處破敗的房間走去··

    “啊,我來抓某個··”

    逃班的王還沒有說出嘴,張哲就將它咽了回去。空氣中鮮血的味道格外刺鼻,而源頭就是不遠處躺在床上的吉爾伽美什,小腹已經被鎖鏈所刺穿。

    鮮血甚至還在逐漸的滴到地上,看起來一副活不了多久的樣子。原本皎好的臉也有著些許的泛白,看起來受傷真的是很嚴重啊··

    “這樣都不死,不愧是吉爾伽美什”

    張哲沒有說什么,直直的走了過去,隨后從系統中拿出了一卷繃帶,開始處理起吉爾伽美什的傷口,看起來外邊那個被壓在廢墟下的家伙,應該是這個觀測所的人員吧?

    “哈哈·本王可是吉爾伽美什,這點小傷··噗啊·”

    吉爾伽美什話還沒有說完,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沒有猶豫,張哲瞬間拉遠了和吉爾伽美什的距離,等待她吐血結束之后,張哲才重新靠近繼續包扎傷口。

    吉爾伽美什也能夠看出張哲的嫌棄,但是她也僅僅是報之一笑,畢竟現在的她就像是一只小綿羊一樣,沒有任何的辦法抵抗張哲的動作。

    “閉嘴,都這個逼樣了你還裝帥?信不信我等你死了之后趁熱?”

    “···”

    他

    他這是開玩笑嗎?

    吉爾伽美什的臉色變得煞白,好看的瞳孔中也充斥著迷惑,因為疼痛而微微蹙起的眉頭也緩緩的舒展開了,他··應該是想讓自己轉移注意吧?真是個不坦率的家伙。

    “本王能看得出,你討厭神明··和本王一樣,本王雖然不介意,但是本王體內也是有神性的啊··嘶·”

    你居然不介意?

    張哲手上的力氣沒有控制住,吉爾伽美什原本舒展的眉頭瞬間鎖在了一起,就好像是一朵花一樣,因為疼痛而抽搐的臉蛋也仿佛在說你輕一點。

    但是身為王的她絕對不會說出認慫的話語,甚至連眼睛都不閉上,即便是疼痛也忍了下去。

    “這樣就差不多了,接下來就開始治療了。”

    “不,本王覺得你應該先去將客人們請走”

    “客人們?”

    張哲閉上了眼睛,隨后感應到了觀測所外數不清的生命反應,但如果只是這些魔獸的話,應該是不可能讓吉爾伽美什受傷的··也就是說,還藏著什么嗎?

    比如說,一位英靈?8)

    
5858xs.com
电子游戏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