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雙喜臨門的杰克,秋云懷孕了


本站公告

    “哎呀,老伙計,你們這是哪里騙來的黃毛小子啊?”當杰克隨著秋云爸爸走進茶餐廳的時候,再次有個中年男子拿他那一頭金色的頭發來說事了。



    聽到對方的語氣不是很好聽,秋云爸爸立馬一臉嫌棄的回道;“什么叫黃毛小子啊,人家叫杰克有名有姓的不知道就別瞎叫喚,還有這是我女婿。”



    “哦,這個就是秋云那丫頭在美國那邊,給你們找回來的洋女婿啊?”聽到秋云爸爸的話,拿杰克頭發說事的中年男子,再次酸酸的說道。



    拿杰克開玩笑的中年男子叫劉志有,劉志有由于年輕時家里沒錢,讓他一直沒能娶上媳婦,后來快四十歲了發家了,但也讓他高傲的很,認為自己有點錢就要找小姑娘了。



    人家小姑娘都是想找有錢大叔或富二代的,誰愿意嫁給他這么個只能在農村里里算的上稍微有錢的人啊,于是這家伙愣是四十八歲了還是個老光棍。



    而這個老光棍之所以對杰克說話的語氣酸酸的,那是因為這家伙打過秋云的注意,當時秋云欠下一百萬債務的時候,他就有過賣掉自己所有的一切,然后幫秋云還債,隨后就娶秋云為妻。



    這個老光棍高傲,可秋云比他更加的高傲,秋云在得知這老家伙打自己的注意之后,直接就讓自己爸媽先幫自己扛著這債務,隨后自己就托人動關系,跑去美國了。



    一次兩次被說,杰克頓時也不爽起來了,不爽的杰克直接對秋云爸爸問道;“爸爸,這個矮叔叔家是開醋廠的嗎,怎么他說話一直都是酸酸的啊?”



    “他家雖然沒有開醋廠,不過這家伙倒是沒少吃醋。



    老家伙心氣高的很,一心想要娶個年輕漂亮的姑娘,看誰家姑娘成年了都上去打聽對方要不要嫁人了,可是這年代誰家的年輕姑娘肯嫁給他啊。



    娶不到老婆,這家伙就變得這樣酸酸的了,酸到誰家姑娘嫁人他都要去酸那個新郎幾句,這家伙以前也打過秋云的主要,所以這也是他為什么對你說話酸酸的原因所在。”聽到杰克的問話,秋云爸爸一邊帶著他和眾人在一張桌子上坐下,一邊樂呵呵的解釋道。



    聽到秋云爸爸的話,同桌的幾個村民,也樂呵呵的笑道;“你們理會那家伙干嘛,那家伙解釋個神經病,以為自己有個五十萬就很有錢了一樣,天天嚷嚷著說要吃最好吃的食物,娶最漂亮的老婆。



    結果呢,每天一大早的去賣豬肉的那里買豬下水回家煮,這就是他所謂最好吃的食物了。



    老婆呢,這更是整個小鎮上的笑話,別人二婚婦女比他小四歲,他竟然嫌棄別人太老了他不要,非要娶別人家十**歲的小姑娘,好幾次去別人家問別人女兒要不要嫁,愣是被拿扁擔打出門來了,哈哈哈...。”



    “唉唉唉....有你們這樣損人的嗎,那個金毛小子你搶了我的目標,所以你今天得請我吃早茶,我今天就在你們這吃了,哼。”聽到村民們拿自己的事情說笑,劉志有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是樂呵呵的在他們桌子上坐下了。



    劉志有雖然喜歡年輕姑娘,但這家伙脾氣卻好的很,從來不跟人吵架打架,最多就是說幾句酸人的話,然后回頭就不了了之了,小鎮上的人都說他是老婆狂。



    可能也是知道劉志有的習性吧,也沒有人趕他走,倒是秋云爸爸揮手叫來服務員道;“小妹,這邊兩壺老茶,越老越好。



    還有,九份瘦肉腸,包板每種菜來一盤,陀板來十個,雕幾板來十個,再來十晚牛腩面,三婉牛肉丸,兩盤果子,你們還有什么想吃的么?”



    “夠了,夠了,這些東西夠吃了,哈哈哈...。”本來是另一個村民要請客的,但是現在人太多了,所以秋云爸爸為了不坑了這個村民,又把主權給奪回來了,而也是知道秋云爸爸的意思了,所以對方也沒有再搶回去的意思了。



    秋云爸爸點了食物之后沒多久,服務員就開始不斷的上早點了。



    看到服務員送上來的兩壺茶水和一些特色美食,杰克疑惑的看了看,便對秋云爸爸問道;“爸爸,這就是吃早茶了嗎,這不是吃早餐嗎??”



    “吃早茶就是吃早茶的意思了,吃早餐是國語的說話,吃早茶則是我們廣東人的說話,來,吃一個包板試試,這個好吃。”笑著解釋了早餐和早茶的關系后,秋云爸爸便笑著讓杰克試吃潮汕的客家美食包板了。



    聽到秋云爸爸的話,杰克立馬帶上一次性手套,隨后拿起一個包板咬了一口,隨后驚為天人的道;“好吃,這個好吃,嗯嗯嗯,太好吃了,真的好吃...。”



    “來來來,這個是肉丸子,你喜歡吃辣椒的話可以沾辣椒吃,要是不喜歡辣椒就這樣直接吃...。”看到杰克一副沒吃過好東西的模樣,村民們再次開啟了喂食模式,一個勁的給杰克喂食。



    杰克的胃口那是真心好,而且他對華夏美食那也是真心喜歡,幾乎大家伙給他什么他就吃什么,而且還是那種吃什么就叫什么好吃吃貨模樣。



    看到杰克吃東西的模樣,許多年輕人都拿手機偷偷的錄視頻,而其余的喝茶之人,則是紛紛露出一副滿意,一副外國人吃我們潮汕美食,理應如此的表情來。



    杰克臉皮那是真的厚,外加他也很喜歡這種被投喂的感覺,所以一頓早茶下來,大家都吃的很開心,只有他自己吃到最后,是挺著肚子走出茶餐廳的,樂得茶餐廳的老板給他打了個五折,只收了他們個成本價。



    吃飽喝足之后,杰克就又坐著秋云爸爸的摩托車突突的回家了,回到家的時候杰克又被一屋子的糖果和零食給吸引住了。



    看到杰克眼饞的表情,秋云爸爸好氣又好笑的道;“這些都是喜糖,等下你媽媽要拿去村里分給村上人的,意思就是告訴他們,我們家秋云已經嫁人了,你想吃我叫你大哥給你帶點回來,這些要送人的不能吃...。”



    “呃呃呃...呃呃呃.......爸爸,我要的是咸菜包板,你怎么給我弄有蝦仁的回來啊,呃呃呃......好惡心啊。”不知道為什么,以前本身挺喜歡吃海鮮的秋云,最近都變得不喜歡有腥味的食物了,今天更是嚴重,一吃到蝦仁直接就嘔吐出來了。



    同樣知道秋云一直喜歡吃海鮮的秋云爸爸和秋云媽媽,看到秋云的模樣先是一陣緊張,隨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便齊齊看向秋云問道;“小云,你那個多久沒來了?”



    “一個多月快兩個月了,你們問這個干嗎啊,你們不會是以為我懷孕了吧,我......在我這不會是真的懷孕了吧?”本來還想笑著說自己沒懷孕的,但是一想自己跟杰克從來都沒有做過防護措施,每次她想去買避孕藥的時候,都被一些事情給弄忘記了,于是他頓時就不笑了,表情一般驚喜一般驚嚇的愣住了。



    說實話,雖然已經嫁給杰克了,但是此時的秋云卻并沒有立馬當媽媽的打算,不過此時要是真的懷上了的話,她卻絕對不會不要這孩子的。

5858xs.com
电子游戏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