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探病與地火


本站公告

    “咚咚咚……”

    查爾斯輕輕地敲了一下房門,房門很快就被人打開。

    此時他們已經來到了騾的島上一家醫院的貴賓病房,這里說是病房其實和小別墅差不多。

    “謝謝。”查爾斯向幫他們開門的少女致謝,這位少女年紀和阿米婭差不多,她的頭發和皮膚都是慘白慘白的,一雙眼睛紅得鮮血一般,在她的白大褂胸前掛著一枚優秀醫生的徽章。

    拋開其他不說,這個年紀就能達到優秀醫生的水平,在人類那邊很多貴族老爺為了拉攏她愿意給她一個男爵的爵位。

    房間里的檢查顯然剛剛結束,那位年輕的醫生正拿著幾個裝著血樣的小瓶子離開。

    “好久不見了,阿列克謝。”查爾斯和戴安娜向房間里窗邊的病人打招呼,他們兩年前在圣錘大教堂見過一面。

    兩個月前在錘子湖上遇襲的留里克王國太子阿列克謝此時正坐在輪子上,他的面前放著一個畫架,畫布上畫到一半的油畫以紅色為主。

    阿列克謝愣了一下才認出沒戴面具的查爾斯,他微笑著和兩人打招呼道:“好久不見了兩位,今天怎么有時間來這里?”

    查爾斯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一籃子點心放在桌子上,然后和戴安娜拉著椅子坐到了阿列克謝身旁。

    “你的傷勢怎么樣了?”查爾斯問道,“聽說有點麻煩?”

    阿列克謝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那個吸血鬼臨死前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詛咒我一輩子無法行走在大地上,現在我只能靠輪椅來行動了。”

    查爾斯想了想,開著玩笑說道:“那等外邊湖面結冰了,你就可以在冰面上走了。”

    “是啊。”阿列克謝點著頭,“我正盼著寒冬快點來呢。”

    “真的可行?”查爾斯一愣,剛才他只想緩解一下氣氛。

    阿列克謝很認真地說道:“詛咒雖說極為詭異,極難破解,但它卻和語言游戲一般。”

    “類似的例子有很多,以前曾有人詛咒仇家生兒子會夭折,但是那個仇家接連生了一窩女兒,那些女兒都健康成長、家庭幸福,最后壽終正寢了。”

    “啊?!”查爾斯和戴安娜兩人驚訝得長大了嘴。

    “這個故事還有一個未經證實的傳說。”阿列克謝一臉詭異地笑容,“聽說那人曾生了一個兒子,但他在兒子還沒滿月時就請人用神術把兒子變成了女兒。”

    查爾斯的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但心中卻深深地嘆了口氣,阿列克謝這是故意把話題往自己被伏擊這件事之外引。

    對于詛咒查爾斯了解得并不多,只知道它的發動難度很高,除非發動者愿意付出極大的代價——例如生命或靈魂——才有可能成功。因此詛咒多被用于在自知死定了的情況下反咬敵人一口。

    既然對方不愿意說起這件事,查爾斯也不好強行把話題展開。

    于是查爾斯看著阿列克謝面前畫到一半的油畫問道:“你在畫什么?”

    “烈焰地獄。”阿列克謝回答道,“我很久以前去過一次,當時晚上那片火焰海洋的景象震撼了我。”

    “那個地方……可惜了……”查爾斯嘆道。

    “是啊。”阿列克謝點了點頭。

    烈焰地獄位于留里克王國南部,那里原本是一片開發程度很高的富饒盆地,這個盆地直徑超過八十公里。只是在一百多面前,一顆巨大的隕石砸在了盆地里面。

    據阿爾托莉雅說,當時隕石撞擊產生的地震連遠在千里之外的深淵城都有強烈的震感。盆地里的一切被巨大的沖擊波給摧毀,沖擊波甚至將周圍山上林場中的一口銅鐘吹飛到了幾百公里之外。

    據災后統計,這次隕石撞擊造成的損失極為慘重,光人員損失就達到了七位數。

    更嚴重的是巨大的隕石坑正好處在地下一處煤礦礦脈上,撞擊的高溫點燃了深藏在地下的煤層,無數寶貴的煤炭正在白白燃燒著,而且煤炭燃燒產生的氣體使得盆地周圍不再適合耕種。

    “當時我剛成為太子不久。”阿列克謝一邊繼續著他的油畫,一邊對查爾斯說道。

    “就是那時,我把解決烈焰地獄作為人生中的最大目標。”

    “雖然我明知這很困難,困難到近百年都沒法解決地下煤層燃燒的問題。”

    查爾斯點了點頭,地下煤層燃燒是困擾人類很長時間的問題。

    例如硫磺溝火區,從大清時開始燒到2003年,火區的地表溫度高達上百攝氏度,當地地面塌陷、濃煙彌漫,巖石裂隙中不時噴出火焰。

    為了撲滅地火,當地的煤田滅火工程處于1958年在伍豪的親切關懷下成立。直到查爾斯穿越那年,當地累計治理煤田火區52處,包括撲滅了奇臺北山火區、烏魯木齊鐵廠溝火區、阜康白楊河火區、小黃山火區、小龍口火區和硫磺溝火區等重點火區,治理火區面積近1300萬平方米,煤田滅火工作取得了顯著的經濟效益、經濟效益和生態效益。

    查爾斯上輩子有位大學舍友的父親就是當地煤田滅火工程局的,他在滅火第一線奔波了一輩子,身上的傷痕不計其數。

    那位舍友搬出宿舍和女友同居前常在臥談會上講起他父親滅火的事。撲滅地火需要注水、鉆探、注漿、黃土覆蓋等技術,而留里克王國的技術儲備里并未能滿足要求。

    而且滅火還不能依靠雨水,少量的雨水反倒會助燃。即便是一時的傾盆大雨也只能暫時熄滅上層的地火,深層積累的熱量依舊會在雨后讓地火重燃。

    “查爾斯。”阿列克謝鄭重地說道,“你有空的話可以幫我想想有什么辦法可以徹底消滅這個烈焰地獄。”

    “我答應你。”查爾斯同樣鄭重地回答道。

    “對了!”阿列克謝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前不久得到小道消息,你外公外婆原則上同意了你表姐萊頓·雷德金和托馬斯那個家伙的好事。”

    查爾斯一愣,那位和他去年在表彰大會后見過幾次面的萊頓表姐他還有些印象,這表姐當時在拱豬。

    只是那位托馬斯·克倫威爾老兄的身份有點特殊,他的真實身份是魔王的養子,和阿列克謝一起長大的。

    查爾斯問道:“托馬斯的事我外公知道了嗎?”

    阿列克謝點了點頭,“父王和雷德金公爵談過幾次。唉……有的事你懂的,好在還算皆大歡喜。”

    查爾斯無奈地笑了笑,身為政治生物,有些事情是難免的,不過既然是皆大歡喜的局面,那就隨他去吧。

    8)

    
5858xs.com
电子游戏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