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他護的人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墨堯斂了一些情緒。

    從電腦一堆文件夾里面,翻到了C&A的資料。

    這幾年,墨堯對C&A的精力和關注放的不夠多,導致如今C&A存在不少問題。

    墨堯早就想要,重新規劃整改C&A。

    只是,一直沒合適的契機。

    當初江珂薇手伸到了C&A,墨堯很不悅,但也沒說什么。

    不是因為給墨老太太面子。

    而是他斷定,按照江珂薇的性子,在香城分部,定然會鬧出事端。

    他就等著江珂薇出問題。

    然后,就能以此為說辭,按照他的規劃,重新整改C&A。

    到時候,旁人只會認定,江珂薇是讓他整改C&A的導火線……

    那么,他的態度,就可以隨之丟出來。

    墨堯是要敲打旁人。

    不要在他身邊塞亂七八糟的女人。

    哪怕,是墨老太**排的,都不可以。

    另外,也是要告訴別有居心的人,不要再向C&A伸手。

    更何況……

    以前墨堯只想將小野貓藏在暗處,鎖在身邊。

    而如今不少人已經到知道她的存在。

    再也藏不住了。

    那么,他就讓所有人都知道,蘇念是他要護的女人!

    ……

    陳敏回到辦公室,就陷入了惶恐。

    設計師最忌諱的,就是侵占旁人的設計作品。

    她這次失策,中了蘇念的計,一個處理不好就會身敗名裂。

    陳敏在辦公室內,慌張了好一會兒之后,拿著手機,抖抖顫顫的聯系了江珂薇身邊的助理。

    當初,就是那位助理找上她,讓她收拾蘇念的。

    而且,潛臺詞里還透露出,這是江小姐的意思。

    江小姐那樣的存在,是陳敏一輩子都觸摸不到的。

    陳敏果斷的抱上江小姐的大腿。

    而如今,唯一能救她的,也就只有江小姐了。

    陳敏聯系了江珂薇的助理鄭蕊雅。

    惶惶不安的說道:“鄭姐,我這里出了點問題,需要您幫忙!”

    “嗯?小陳啊,是C&A香城分部出了什么事情?”

    “鄭姐,您之前讓我收拾那個蘇念,這次剛好得了一個機會,就想讓蘇念,在我們設計圈子里,再無容身之處……可沒想到,失敗了!”

    鄭蕊雅呵呵的笑了起來,“哦?我什么時候,讓你去收拾蘇念了?還有,那個蘇念是什么人?我怎么從來都沒聽說過?小陳啊,這話可不能隨便亂說哦!”

    陳敏驚詫了,“鄭姐,蘇念不就是當初,您讓我收拾的嗎?還說,這是江小姐的意思!”

    鄭蕊雅笑意收斂,當即呵斥道:“話要是亂說了,可考慮過后果?”

    陳敏怎么也沒想到,好不容易巴結上的鄭蕊雅,如今卻要和她撇清楚關系。

    陳敏慌了,哀求道:“鄭姐,您一定要幫我!這對江小姐,就是一件芝麻大的小事!”

    鄭蕊雅語氣冷漠,威脅意味十足,“小陳,你是個聰明人,聰明人就應該知道,如何在遇到問題之后,不至于粉身碎骨……”

    提了這句話后,鄭蕊雅果斷的,將電話掛了。

    陳敏呆傻了。

    本來,她還想,鄭蕊雅多多少少會幫她。

    可沒想到,鄭蕊雅那邊說拋棄,就拋棄她了。

    陳敏這一刻才發現,她其實在那些人眼里,和吳佳佳一般。

    隨時都可以丟棄的。

    甚至,如果她做了不聰明的舉動,可能還會粉身碎骨。

    陳敏可笑了起來,“這哪里是金大腿!”

    分明是催她命的,毒大腿!

    ……

    江珂薇回到江家,就和父親,撕了……

    只是,江珂薇沒想到,父親態度那么剛硬,絲毫不退讓,就是要將那個私生子帶回江家。

    而且,今日中午,父親還想帶著那個私生子,參加一場圈子里的重大宴會。

    這分明是想要借著這次宴會,將那個私生子推出來!

    江珂薇自然不會讓父親順心如意的,將江可涵帶到圈子里。

    她已經做好了安排。

    只要那個私生子敢參加那場宴會……

    就讓他明白,得罪她是怎么一個下場!

    此刻,江珂薇正在房間,化妝師正給她做發型。

    鄭蕊雅接了陳敏的電話,就來到了江珂薇的身邊,覺得陳敏的事情,就不要告訴江珂薇了,免得她心情更不好。

    可江珂薇卻問了,“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鄭蕊雅帶著笑容,故作沒所謂道:“一點小事。”

    江珂薇冷著臉,“說!”

    鄭蕊雅只能如實說了,“香城C&A那邊出了點情況,之前安排人去刁難蘇念,可沒想到,對方反而被蘇念收拾了。”

    江珂薇聽著“蘇念”兩個字,火氣上來了,拿過梳妝臺上的化妝品,狠狠的砸了一地,“那個該死的蘇念,她當初怎么就沒死!”

    鄭蕊雅瞥了一眼那化妝師,“你先出去!”

    化妝師誠惶誠恐的,速度離開了。

    鄭蕊雅靠近江珂薇,幫她順氣,“杜科以前做事情還挺利落的,沒想到這次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一個小小的蘇念都收拾不了。”

    江珂薇哼了一聲,也是對杜科很失望,“虧我之前還覺得他辦事不錯,沒想到,就是一個扶不上墻的爛泥。”說著手狠狠的拍著桌子,“真想要親手弄死那個蘇念!”

    鄭蕊雅跟在江珂薇的身邊,哪里不知道,她最近的憋屈和怒意。

    只是此刻,只能先順好江珂薇的脾氣。

    “等將那個私生子處理了,小姐您自然能重新回頭,處理那蘇念了……”微微的提醒了一句,“只是,小姐,您不覺得那私生子背后,有墨少的手腳嗎?”

    江珂薇神色難看,“多多少少和他有關系。”

    鄭蕊雅疑惑道:“杜科雖然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可他做事情還算干凈,墨少應該沒證據,證明小姐您要對蘇念痛下殺手。”

    江珂薇可笑了一聲,語氣中帶著苦澀,“墨堯做事情,什么時候要過證據了?只要他懷疑,就已經夠了。”

    江珂薇真沒想到,跟在墨堯身邊那么長時間了。

    如今為了一個蘇念,他會那么絕情。

    她起初,還自我欺騙,覺得江可涵的事情,和墨堯不會有太深的關系。

    可那人清楚明白的告訴她,江可涵背后有墨堯的身影。

    想到這里,江珂薇心涼的帶著不甘,“為了一個女人,墨堯要如此狠心的對我嗎?”說著,手緊緊的捏了起來,“明明,他是我的!”5858xs.com
电子游戏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