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悔不當初


本站公告

    王掌柜來到布莊外的時候,布莊門口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原本,他能來得早一些,沒成想走了一半,才想起來沒帶牌子,于是返回去找出了牌子,這才重新過來。



    一來一往的,便耽誤了些時間。



    他以為會跟那天看見的差不多,哪里想到,比起那天來,今天的場面更加熱烈。



    “這……這……”目瞪口呆的瞧著,王掌柜根本無法相信眼前看見的一切。



    “喲,王掌柜來了,快請進!”有伙計眼尖,瞧見了王掌柜,頓時招呼他進到店中。



    跟那天不同,那天都是在鋪子里買布料,今天門口放了‘促銷’的布料,所以大都圍在外面。



    能進鋪子里的,多是各府負責采買的管事,都是大生意。



    他們采買的布料,是給主子們穿的,自然得選好的。



    隨著伙計,王掌柜進到了店中。



    之前在鋪子外,他隱約瞧見了露出來的布料,跟自己店里的相比,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自己鋪子里的布料顏色,就是最好的,如今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無論如何都沒法相信,布料的顏色,竟能如此美麗,那般靈動!



    進到鋪子,見識了鋪子里的布料,就算不想相信,也必須要相信。



    走到一匹紫色的布料前,他伸手撫摸著布料的手感,心內越發震撼。



    他店內最好的布料,跟這個相比,倒是不相上下,可一看顏色,那就完全比不了。



    這般好看的紫色,到底是怎么染出來的?會不會掉色?



    一時間,他心中充滿疑惑。



    更讓她覺得詫異的,是楊掌柜的鋪子,到底怎么得到的布料跟如此顏色?



    “喲,王掌柜來了?”一樣的招呼聲,只不過之前是伙計,現在是楊掌柜本人。



    但凡來打探的,都是楊掌柜親自招待,他剛送走一個,王掌柜就來了。



    “楊掌柜,恭喜恭喜啊!”拱手道喜,王掌柜面帶苦澀,想到之前還在楊掌柜面前炫耀,如今……



    “王掌柜客氣,可有喜歡的布料,要不要買些回去給家人做衣裳?”



    雖然知道王掌柜也有布莊,可楊掌柜更清楚,王掌柜那兒的布,跟他這里是沒法比的。



    再者,就算是來打探,也不能空手而歸不是?



    他不怕王掌柜把東西帶回去之后琢磨出來,若真的那么容易,之前閻夫人就不會試驗之后,便放手讓他們嘗試了。



    如今,他們手里是有底牌的。



    “自然是要買的,總不能白來一趟,之前排了那么久了,再者,我也想看看,如此好看的顏色,清洗之后又會如何。”



    同楊掌柜說著,他倒是不怕楊掌柜覺得他小肚雞腸。



    他剛才看見了,被楊掌柜送走的,是鎮子上另外一家布莊的掌柜,那位離開的時候,可是帶了幾尺布走的。



    顯然,也是要拿回去慢慢琢磨的。



    “王掌柜盡管嘗試,咱們可以多交流嘛。之前王掌柜店里的生意那般好,我一直想要請教。”



    “但如今,不用請教了,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還要多謝王掌柜,之前做了示范。”



    楊掌柜的話,讓王掌柜別扭極了,他又一次想起之前自己在楊掌柜面前說的。



    那時候沒想到,楊掌柜的布莊,有朝一日超越自己,并且這么快就能超越。



    若是早知道,他定然不會那般嘚瑟。



    “說起來……那天在楊掌柜身邊瞧見的,莫非是小嫂夫人?”



    蘇錦妤的模樣,王掌柜還有印象。



    之前伙計說,很可能是因為他,他并不相信,不過是個女人。



    可如今,他有些動搖,畢竟世事難料,楊掌柜的生意越來越好,自己鋪子的生意反而不行了,那女子有能力,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兒。



    “王掌柜,這話可不能亂說,若我夫人知道誤會了,那可如何是好?”



    楊掌柜明白,王掌柜這般問,應當是想到了什么,所以試探自己。



    他倒是不遮掩,也覺得沒必要遮掩。



    “那位是閻夫人,說起來也是緣分,這閻夫人是個大才,早在之前,看中了你的布莊,于是去談合作。”



    “虧得王掌柜店鋪的伙計狗眼看人低,那閻夫人憤然離開,之后來了我的店鋪,被我奉為上賓,才有了今日。”



    “如今,閻夫人成了我這鋪子的東家之一,以后,鋪子的生意定然會越來越好。”



    “我要謝謝王掌柜啊,真的太感謝你了!”



    王掌柜坐在椅子上,只覺得從頭到腳都涼的,萬萬沒想到,還真的是因為一個女人!



    瞧著楊掌柜鋪子如今的紅火,再想到自己鋪子里的情況,以及當日,伙計說起那位閻夫人時,自己的反應,他腸子都快悔青了!



    其實一直以來,他都知道,自己店里的伙計,對客人的態度不夠恭敬。



    可放眼整個鎮子,誰家的布料跟布料的顏色,都不如他們家。



    他們家接待最多的,是這鎮子上,甚至鎮子外的有錢人。



    日久天長,自然下巴抬得更高,哪怕伙計,都多出幾分高傲。



    但他沒想過規整,有錢的客人多了,買幾次便足夠大半年的開銷嚼用。



    窮人雖然也會花錢,可跟有錢的客人比起來,實在是不算什么。



    只要伙計們對那些貴客足夠恭敬就行了。



    他完全忘記了,虱子再小也是肉這話,于是,好好的機會,就這樣沒了。



    瞧著王掌柜的模樣,楊掌柜沒再繼續說下去,又來了其他人,他吩咐伙計看著點,自己去招待客人了。



    坐了好半天,王掌柜這才回過神,挑了幾塊布料,他有些恍惚的離開了布莊。



    帶著買到手的布料,他向著自己的布莊走去。



    到了布莊外不遠,他停下腳步,向著布莊內看去,因著客人們都去了楊掌柜那邊,他店里十分清閑。



    伙計們閑聊的閑聊,偷懶的偷懶,偶爾有個路人往店里瞅幾眼,瞧見伙計們不耐的神色,也就沒了進去的心思。



    如此場景,讓他不由得笑了起來,笑過之后,他的神情狠厲,抬腳向著布莊內走去。



    伙計們極少能瞧見王掌柜如此,見他怒氣沖沖的進來,一個個連忙站好,心中不安……

5858xs.com
电子游戏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