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相互依偎


本站公告

    紀莞爾語氣平靜,像是在說著一件若有似無的事情一般,南空淺不由自主的便將目光投向了她,紀莞爾看見他的目光之后,便又鼓足了勇氣,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臂,



    “之前的事便罷了,過去了就過去了,你不愿說,我也不多問,只是南空淺,我希望你能明白,你不是一個人,你不是無家可歸,不是孤苦伶仃的一個人,在你手上,還有整個江陵城的百姓,所以我不管你之前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我希望此刻,你能振作起來,回江陵城去,繼任城主之位,成為江陵城的城主,這樣,也不算辜負了南叔叔的期望了。”



    紀莞爾看著南空淺的眼睛認認真真的說道,這些話一字一句都觸動了南空淺的心,他看著紀莞爾,看著她如此認真嚴肅的看著自己的樣子,他忽然之間就感覺到了一絲溫暖,一陣感動,這是他連續一段時間逗留在北蠻里,唯一感受到的溫存了。



    “這些話,都是誰教你說的?顧叔?還是你爹娘?”南空淺沉浸在這種溫存里面,一時之間心也有了些溫度,跟紀莞爾開起了玩笑,可誰知紀莞爾很較真的回答他的問題,“這些話都是我自己心中所想,無人教我。”



    南空淺聞言忍俊不禁,隨即又靠在了石頭邊上,抬起了頭,一邊看著夜空皎月,一邊跟紀莞爾開口,“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發生了什么事嗎,那我現在告訴你,在江陵城的時候,我被滅合宮的人控制了心神,利用渡笙鏡,帶著滅合宮的人攻上了麒麟門,和掌門師兄大打出手,還傷了不少同門。”



    “什……什么?!”紀莞爾心中一驚!



    “覺得不可思議吧?”



    “……”紀莞爾只覺得震驚,難以言喻的驚愕,一時之間,她竟不知道該開口說些什么。



    “后來,書謝真人出手拿下了滅合宮,我也因此得救,恢復了神智,掌門師兄將這些事情告訴我的時候,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十分難以接受,我從不知道,自己居然能做出如此殘忍毫無人性的事情,所以一時承受不住,便躲在了北蠻,想著,也是沒有臉面再回江陵城了。”



    “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從一開始直到現在,每一個畫面都在我腦海里過了無數遍,我有時候甚至在想,如果我不是南空淺就好了,如果我不是南家唯一的繼承人,不是渡笙鏡的主人,那就好了,說不定這一切就不會發生,我爹……也就不會死了……”



    說著,他的眼里微微泛起了淚光……



    紀莞爾不由得伸手撫上了他的肩,南空淺一頓,又道:“自從渡笙鏡落到我手里之后,我便一直在用它犯錯,我不知該怎么去操控它,不知怎么去使用它才是正確的、才是爹所期望的,弄到最后,我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曾經很努力的想要去做好一件事,可是到頭來卻發現,自己的所作所為全都是錯的!



    我有的時候真的恨,恨我自己為什么要出生在南家,為什么渡笙鏡一定會落在我手里,有的時候我真的很想毀了渡笙鏡,可是又怕毀了他,會讓爹失望!可是不毀了他,我又會讓爹失望!我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做!所以才會一直躲在北蠻,我真的不敢……真的不敢面對他們……”



    南空淺情緒漸漸的失控,整個人都開始變得語無倫次,不知所措,此時此刻,紀莞爾才發現,原來他是如此脆弱,瘦小,就像是一個孩子一般,被傷的體無完膚,血流不止,蜷縮在角落里一動也不敢動,只能默默的流著眼淚,將所有的苦都往肚子里咽。



    她情不自禁的便將他緊緊的抱在了懷里,而這突如其來的擁抱也讓南空淺感到了一股久違的溫暖,他貪戀這種溫暖的感覺,貪戀這溫暖的懷抱,他緊緊的抱著紀莞爾,蜷縮在她的懷抱里,如一個可憐的小孩,將所有的委屈和痛苦都盡數發泄……



    不知不覺,一夜時間便過去了,寒煙塵和白凝夕站在林家的院子里,舉目望著遠方的天空,從開始泛白到金黃色的光芒一點一滴的從云層里浮現,到最后日出,兩人不由得會心一笑,彼此握著彼此的手不由得更緊了些。



    南空淺和紀莞爾在溪邊的石頭邊上坐了一夜,不知什么時候,紀莞爾早已靠在南空淺的肩頭沉沉睡去,雙手緊抱著他的手臂,而南空淺也仰靠在石頭上,睡得迷糊,待天亮之時,天光的明亮讓南空淺緩緩睜開了雙眸,還未來得及低頭,他便余光瞥見紀莞爾靠在他的肩頭睡著,見她睡得熟,想來是昨天太累了,他不忍打擾,于是便小心翼翼的坐了起來,想等她自然醒來。



    等待的時間有些漫長,空氣一安靜,他便不由得想起了昨夜里發生的事情,他不禁緩緩垂下了眼眸,望向了紀莞爾,看著她此時安詳乖巧的睡顏,南空淺忽然間……心動了……他忽然間很想照顧紀莞爾,想把她好好的捧在手心里,一輩子呵護著保護著,絕不讓她受一絲一毫的傷害!



    不知不覺的,他的視線便落在了她手上的那個蘭斯玉鐲上,他看著那個蘭斯玉鐲,腦海里便浮現了他與她在江陵城里相處的點點滴滴,想到她的溫柔小巧、嬌俏可愛,南空淺的嘴角便不由自主的浮現了一絲笑意……



    后來,紀莞爾漸漸醒了,她緩緩的松開了手,慵懶的打了聲哈欠,隨即睜開了雙眼,南空淺看著她如小貓一般可愛的動作嘴角笑意不由得更深,而紀莞爾醒來,看著天色已亮,她忽然之間猛地大驚起來,“天……天亮了!”



    “對啊,天亮了。”南空淺一動不動的看著她,對她的態度感到有些奇怪,紀莞爾聞言頓時驚慌起來,“完了完了,我偷偷跑出來的,這一晚上沒有回家,爹娘定是要擔心死了!不行,我得趕緊回家!”說罷,她便起身打算離去,只是坐了一夜,這腿腳自是有些酸了,猛地一下站起來,雙腿還有些不適應,虧得紀莞爾手快,扶住了石頭,這才免得摔倒。



    而南空淺也馬上站了起來,見她背影遠去一副想要叫住她卻又欲言又止的樣子,紀莞爾走了沒幾步,似乎也想起了什么,急忙轉身看著南空淺,他察覺到她回過頭來的目光,一時之間愣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她。



    “我要回家,那你呢?你……你要去哪兒……”紀莞爾看著南空淺小心翼翼的出聲問道,眼里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期待,南空淺頓了頓,隨即緩緩的走上前去,“我送你回去。”



    “送我回去……?”紀莞爾有些不解,而南空淺微微一笑,又走到了她的面前,看著她的雙眸語氣堅定的說,“嗯,我送你回去,跟城主和夫人說明情況之后,我便動身回江陵城。”



    “真……真的?!”紀莞爾聽到他說要回江陵城的時候雙眼都不由得散發出了光亮,神情甚是歡喜,南空淺見她這么高興的樣子,心里也是很開心,他用力的點了點頭,“嗯,我先送你回家吧。”



    “好。”紀莞爾開心的點頭應允,隨后南空淺便送著她回到了載空城,進城的時候,城門的守衛見紀莞爾回來了各個都松了一口氣的樣子,說是今日清晨丫鬟發現紀莞爾不見了,整個城主府都慌了,城主和夫人更是急得不行,派了好些人馬出來尋找。



    紀莞爾聞言也沒多說什么,只是扭頭跟南空淺說,要他先找間客棧洗漱一下,自己先回城主府里跟爹娘說明情況,南空淺覺得自己這副模樣也不太適宜出現在城主府里,便點了點頭,然后和紀莞爾分兩路而行,紀莞爾先回到了城主府,安撫人心,而南空淺則是去找了間客棧好好洗漱整理一番。



    在他梳洗好準備離開客棧,經過客棧走廊的時候,迎面走來了兩個普通百姓,看似沒什么,可是他們的交談卻無意間引起了南空淺的主意,他與那二人擦肩而過,可身后傳來的話音,卻讓他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



    其中一個男子開口說:“哎你說這紀莞爾好歹也是城主千金吧,怎么做人這么不知廉恥!那南家少爺都不要她了,她還一個勁兒的上趕著把自己賣出去,人家失蹤關她什么事啊,自有江陵城的人去尋呢,輪得到她在這瞎操心!”



    另一個人也開口附和道:“就是啊!聽說昨天夜里還偷偷的跑出城主府,真的是!你說她也該要點臉了吧,克死了人江陵城的老城主不說,現在又逼得那南家少爺離開了江陵城,這也就罷了,到現在,她還不放過人家,真的是,我還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呢!”



    話音未落,南空淺便猛地轉身——



    “站住!”

5858xs.com
电子游戏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