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一石二鳥除患端(一)


本站公告

    明虎第六百五十九章一石二鳥除患端祁連部出了杭城,一路往西,而往西是要過一條山道。祁連很放心地走在山道上,就在前一天晚上,他已經做了安排,派人送出了王青青,所以今天在馬車上的人并不是王青青,只是一輛空馬車。即使王老虎耍什么心機,要來搶奪,也不會成功,反而會有更多的把柄落在自己手上。



    另外,他手上有王老虎歸降的紙條在手,這一次對于他來說,又立了一大功,說不定,王爺會大大的賞賜自己,一想到這兒,他心里就想笑。



    現在已是入了山,走上了山道。祁連讓大家小心一些,畢竟在這條山路上,他們曾經是吃過大虧的。山路上小心一些并沒有錯。



    走了沒多少路,一個士兵前來通報:“將軍,再走一些路,我們就要出了杭州地界。”



    “今天心情好,連走路都快,這么快就出了杭州地界,等出了杭州地界,讓大家好好地休息一下。”



    祁連想著出了杭州地界。再走一些路,就離了山路,可以直走官道,官道路寬明亮,這危險也就解除了。想著想著,大軍又行進了一段距離。



    但祁連卻是想錯了,在沒有走出這一段山路之前,卻是被人攔住了去路,一大批人出現在他的面前。這一伙人他識得,他們不是一般的人,應該是皇上身邊的紅人,錦衣衛。



    錦衣衛有一個明顯的標志,飛魚服,繡春刀。



    他們的出現,讓祁連心里一驚,同時也想到此事的不尋常,這樣多的錦衣衛出現一定有他的原因,難道是皇上發現了什么東西,派了錦衣衛來到杭城?



    祁連道:“我是寧王旗下祁連,前面攔我去路的是否是錦衣衛?”



    一個將領出列來,對祁連說道:“趕快交出被捉之人,并隨我一起進京!”



    祁連心里又是一驚,這個錦衣衛將領知道自己捉了王老虎的夫人,所以前來給他撐場面,原來王老虎背后還有這么大的靠山。另外,錦衣衛的人還要將自己抓拿進京,如果是這樣,自己更是兇多吉少。



    祁連道:“這位大人,這件事與你們無關吧,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奉命行事?你也不好好睜開自己的眼看看,胡亂抓人。這人豈是你隨便亂抓的?”錦衣衛將領道。



    他這樣一說,祁連心里更是心神不寧了,王青青難道還是皇上身邊的人,如果是這樣,自己也正是嵌到腳趾弄里了,寧王將這件棘手的事交給自己,正是害了自己。



    祁連正想開口問王青青與皇上有什么關系的時候。只聽“嗖”的幾聲



    ,幾支箭從祁連這邊射出,飛向了錦衣衛,一下射中了幾位錦衣衛的人。



    祁連本不想與他們為敵,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卻飛出了幾發箭,他在馬上大驚失色,對著后邊的士兵怒說道:“誰?是誰射的箭。”



    錦衣衛這邊見到祁連部放冷箭,早已懷恨在心,不由他們分說,將領對著手下人道:“竟敢射殺錦衣衛,真是不想活了。殺!”



    在將領的命令之下,成群的錦衣衛從后面涌出,殺向祁連部。祁連被眼前的一幕搞混了,只得命令道:“殺。”



    匆忙之中,祁連急急命人應對。



    兩邊的人一下子就沖在了一起,祁連沒有想到在快要出杭城地界的時候,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岔子。



    錦衣衛的人數不多,也就只有幾千人,在人數上他們沒有優勢,但他們卻是朝庭中千挑萬選的人員,經過嚴格的訓練,在人員兵器佩備,人員團體合作,協調作戰上比一般的軍隊厲害的多。



    錦衣衛向前一路猛進,繡春刀在士兵間不停地揮灑起來,兩三個錦衣衛依靠身邊隊友的協作,一會兒一人向下,一會兒一人翻騰,一會兒又是左右翻飛,一人從中間開刷。三下五去二,繡春刀的短兵刃不時翻滾,劃過士兵的身體,只見血肉橫飛,尸橫遍野。



    雖然現在只經過了短短的一柱香時間,但場上情況是混戰一片,特別是祁連手下,更是死傷無數。



    祁連看到這樣的場景,知道他們的厲害,但他想到自己所帶有兩萬兵馬,還會怕你們不成,他對身后的人喊道:“錦衣衛欺人太甚,不要讓他們小看了我們。”



    說著,帶著沖了過去,后邊的人也齊刷刷地向前沖鋒。



    祁連手握長槍,騎在馬上,一連躍過幾個士兵的身體,他來不及身旁或是遠方的人,他現在只關心的是不遠處的那些錦衣衛,他們像是殺紅了眼,對著一堆士兵連邊攻擊。祁連要趕過去,硬接這伙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錦衣衛。



    馬蹄一聲長嘯呼,尖槍一把亮閃呈現,祁連身披一襲戰時鎧甲,將槍一抖,,只知嘩啦一聲,槍頭橫畢而現,呈銀光的槍頭,在紅絨線的包圍之中奪目而出,毒蛇吐芯,這一記槍頭直晃,在幾把繡春刀之間游刃開來。



    “光當。”槍頭下探,抵出繡春刀幾丈來遠,還見另一把刀貼含交迫,緊吸在槍柄周圍,時而又呼嘯滑落而下,刀鋒之處,快到手上。祁連將槍柄一抽,讓它再往自己身后探了一探,手上一用力,向前一伸,槍柄抵著刀,往錦衣衛的身前而去。



    錦衣衛懂得收納之法,槍來我動,動而不亂,錦衣衛向后了幾步,用身體之力擋住來力,刀抽出,槍柄直掃千軍,這泰山壓頂之勢力大無窮,一掄而過的槍柄,緊貼在錦衣衛之上。



    又只見銀槍一閃,直抖的槍頭迅速有力,直搗黃龍之勢,一路橫飛,大鵬展翅的動力,搖而不亂的沖力,在張開像是霧里飛花的蠻力之上,槍頭準而有形,只聽著“撲哧”一聲,一槍槍頭已經落入一個錦衣衛的后背之中。



    錦衣衛倒地,口吐鮮血。



    而在兩方的打斗之時,大家都顧不上誰與誰的時候,在祁連隊伍之后,出現了幾個與士兵打扮相同的士兵,他們在混亂之中出現并沒有引起人的注意,當然,也并沒有人注意他們,場面十分熱鬧,根本沒有人會注意到隊伍后面有人的出現。



    特別是在馬車的周圍。



    這一輛馬車是押運王青青的馬車。



    這幾人來到了馬車旁,將一樣東西塞了進去……



    而這一切發生在兩邊打斗正熱鬧的時候。



    打斗仍在繼續。



    現在雙方都有死傷。祁連乘著沖勢再次孤馬深入,在這個地方卻已不是適馬前行,錦衣衛人多,繡春刀密集,很容易造成馬或是自己的傷害。



    祁連從馬上躍了下來,槍在他的胸前,呈現一半與一半的握勢,這樣的架勢適合防守左右兩邊的士兵,槍柄左右搖動,忽地,祁連又把槍握在手上,一月當空,向右一甩,槍柄如棒棍,力道也剛剛好,打在一個錦衣衛的后背之上,灰塵散飛。



    縱看此時雙方的大戰,他們各自混跡了對方的陣型之中,刀槍聲不決于耳。



    又傳來一聲慘叫,原來是一個士兵死在了錦衣衛將領刀下。



    錦衣衛將領一路也向前開道,他的目標不是場上的士兵,而是那一輛馬車。



    士兵出槍阻攔,兩把槍頭由上而下,劈向將領,繡春刀頂起,一個來回跑躍,雙腿輪空,左右飛燕,踢腿而出,兩個士兵一左一右,被踢中腋下,只聽“咯咯”的聲音,像是有骨頭碎裂,兩士兵把持不住,手由于對方腿力,向上揚起,手中的槍由此而落,人也不由地向外飛出。



    將領落地。



    他與馬車的距離還不是一兩步的距離,這樣的距離自己并不輕易能到,而在他的身后,緊緊地跟著百來個錦衣衛,他們相互配合,也是一路廝殺著。



    而在這邊,祁連也和錦衣衛在廝殺,他的槍頭全是血跡,不少錦衣衛躺在他的身邊。



    。

5858xs.com
电子游戏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