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癔癥


本站公告

    確診馮修文分裂了第二人格,林淼沒有猶豫就給他做了心理治療。



    主要是引導。



    像這類的精神疾病,早發現早治療,是最好的選擇。



    面對有精神疾病的人,要用平和的心態去對待他,即使是病人分裂出來的第二人格,也應該當成一個普通人來對待,理解、同情、支持等就是生活中最值得提倡的心理治療方法。



    葛大志在一旁看著很不滿,嘟囔道:“這臭小子裝的吧,被拿刀架一下脖子就能變成這樣?”



    “不是裝的,他年紀小,經歷少,承受能力低,昨晚那種陣仗會把他嚇成這樣很正常,畢竟離死亡那么近。”



    別看林淼昨晚對著馮修文就是一頓吐槽,其實她只是為了激他,讓他快點鎮定下來,沒想到他……



    這個說法葛大志不接受,很不屑的道:“我十三歲就跟在世子身邊保護他,差點被殺的次數多到數不清,不說我,就是陸小弟,他也是十三歲就上了戰場,也沒見嚇成這樣。”



    葛大志的不屑,林淼看在眼里,認真的道:“每個人從小接觸的環境不一樣,承認能力也不一樣。”



    “你從小接受訓練,知道時時刻刻都會有危險發生,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



    “陸豐也是,上了戰場,再小的年紀也知道,那不是玩的,一不小心就可能沒命,所以心理上也已經準備好了。”



    “但是馮修文不一樣,他長這么大,估計受到的最大的傷害就是被蚊子咬了,現在讓他一下子面對生死,他受不住。”



    林淼的話讓葛大志沉默,片刻后,他問道:“那應該怎么做?”



    “把他當成一個新認識的人對待就行,記住,不要在他面前流露出鄙視他的神色,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會比較敏感。”



    這時,楊立插了話,“姑娘,他娘又來了,要帶他走。”



    “帶走好啊,省心了。”葛大志眉開眼笑。



    唐中勇跟著笑:“恭喜你啊,葛兄弟,不用看著他了,等你回了京師約時間喝酒啊。”



    南召人已經被抓,葛大志心情放松,豪邁的道:“等什么回京師啊,今日就喝個夠。”



    “今天是不行了,我們任務完成,要趕回去了。”



    “你們要走了?”林淼一時有些怔然。



    唐中勇點頭,“我們的人在附近搜查了一遍,沒有發現可疑的人,我想,南召人應該都在這里了。”



    看著他們,林淼有些悵然,雖然是才相處兩三天的人,但是共過生死,感情很不一樣,此次一別,怕是再會無期,想了想,問道:“你們打算什么時候出發?”



    “等王強回來,他去鎮上帶馬了。”



    “這樣啊,那不如吃了飯再走吧。”林淼想盡一下地主之誼,人來這兩三天,受苦受累的,除了第一天送了些菜過來,之后都沒有飽腹過。



    “這怕是來不及,王強快回來了。”唐中勇對吃的沒什么追求,所以很無所謂。



    林淼知道杜子騰那邊也缺人手,便沒有勉強。



    就在這時,馮林氏走進來,斜眼看林淼,滿眼的嫌棄,像是看臟東西一樣。



    對此,林淼選擇視而不見,和唐中勇道別,“唐大哥,這次謝謝你們,祝你們一路平安,”說著從懷里拿出來一個荷包,“這個荷包銀子不多,替我請兄弟們喝酒。”



    唐中勇沒有客氣,拱手道:“謝謝姑娘賞。”說完接過荷包,“來日姑娘有什么事,盡管吩咐,兄弟們絕無二話。”



    林淼揚唇,正要說話,馮修文就跑了過來,還是和剛剛一樣,撲向林淼,嘴里喊著:“姐姐,姐姐,我不走,我不認識那位大嬸。”



    這次沒撲成功,葛大志攔住了他,“那位大嬸是你娘,你快乖乖跟她走。”



    “不是我娘,我不認識。”馮修文癟著嘴看葛大志。



    葛大志扭頭看林淼,“這小子連娘都不認得了?”



    這個在林淼的意料中,很多第二人格的人會否認第一人格的所有一切,心理抵觸,認為那不是自己,相同,很多第一人格的人會記不得他第二人格時做的事。



    這樣的馮修文,要是讓他娘帶走的話,病情會加重的。



    “好,不走,”林淼對馮修文承諾,那邊馮林氏追過來,怒氣沖天的吼:“好你個林月,你這個賤人,你對我兒子做了什么?他為什么連我都不認得了?”



    林淼沒有生氣,心平氣和的道:“這個事說來話長,遲些時候會和你解釋。”說完把閃到她身后的馮修文拉出來,問道:“喜歡看書嗎?”



    “看書?”馮修文一臉茫然。



    陸豐家也有書,林淼示意葛大志去拿一本來。



    葛大志速度很快,一本《論語》遞到了林淼面前。



    林淼轉手把它給了馮修文,“你看看,上面的字,你認識嗎?”



    馮修文拿著書,終于是露出了幾分讀書人的樣子,搖頭晃腦的讀起來。



    讀完一段后,很高興的看林淼,“姐姐,這些就是字嗎?我認識,我能背。”



    “真棒,“林淼夸贊一聲,指著葛大志道,“跟這個哥哥到那邊去讀好不好?”



    知道林淼是有話對馮林氏說,葛大志勉為其難的把馮修文拉到了一邊。



    精神類疾病要解釋清楚很復雜,但是通俗易懂的講,也就兩個字,癔癥,雖然不是很恰當,但是足夠能讓人清楚現在是什么情況。



    馮林氏不能接受這個結果,搖著頭道:“不可能,不可能,我修兒怎么可能得什么癔癥。”



    得了癔癥就不能參加科舉了,肯定不是癔癥,不可能的,“肯定是你給他下了什么蠱,對,肯定是的,你在報復他,你這個賤人,有什么你沖著我來…”



    癲狂的馮林氏猛然撲向林淼,可惜她的速度在習武之人面前有些不夠看,唐中勇單手就把她壓制住了。



    看著她,林淼面無表情的道:“馮大嬸,你想太多了,我真的沒有這么閑。”



    “沒這么閑?我看你閑得很,勾搭了一屋的男人,還想勾搭我修兒。”



    “相信我,你兒子我真的看不上。”這是實話。



    馮林氏卻是不信,“看不上,這屋里那一個能比得上我家修兒?你就裝吧,你這個賤人,快放開我。”



    這話音未落,門口就走進來兩位卓爾不群的男子。



    http:///txt/83318/



    。_手機版閱讀網址:

5858xs.com
电子游戏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