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3章 黎明前的撞殺


本站公告

    雷鳴信馬由韁就任由那馬走也不去管它。

    他夜間行軍的時候多了去了,這卻真的是頭一回如此的愜意。

    都說那馬類的眼神不好使,雷鳴也搞不清那馬是怎么一回事。

    在這黑夜里,那山路就是一條肉眼幾不可見的白線,可是這馬怎么識得道路的呢?

    雷鳴不由得搖了搖頭,搞不懂啊!

    搞不懂他也懶著去想,此時他腦海里出現的卻是另外一幅情形。

    那種情形原先很常見,有那老頭躺在那毛驢車上睡覺,任那毛驢車晃晃悠悠的把他往家拉。

    雖然說日子過的貧窮,但那老頭看著的是那么的愜意那么的悠閑。

    可是,自打小鬼子占了東三省以后,這樣的情形卻已經看不到了啊!

    雷鳴再次搖了搖頭,撕開了自己胸前的布袋子被縫上的一個格子,從里面摸出塊肉就坐在那馬上吃了起來。

    干活也好打仗也罷,只要付出了人就沒有不累的。

    要說不累,那也只是這個人體力好并且能忍耐罷了。

    雷鳴吃著那肉卻是又想著到時候上哪再弄點水喝,也不知道這馬什么時候能把自己拉到有人家或者有日偽軍的地方去。

    此時的雷鳴騎馬前行可是又走了一個多小時了,再有半個小時天該放亮了。

    如果還不能碰到敵人那自己應當找個安全的地方睡一覺,等休整好了再去禍害小鬼子。

    雷鳴正想著呢,他忽然就聽到了前方有腳步雜沓的聲音。

    雷鳴隨手就把那沒有吃完的肉扔向了路邊,伸手就要摸槍。

    可這時他聽到對面有了動靜,對面卻也聽到了他這頭的動靜。

    對面腳步雜沓響亮那是人多,可是雷鳴卻還騎著一匹馬呢。

    那馬蹄聲也是不小的,他給自己的鞋底包了棉布可那馬蹄子并沒有包!

    “嘎哈的?”“***,***”,對面卻是有人同時喝問了起來。

    那句“嘎哈的”的雷鳴自然是聽懂了,那是問自己騎馬做什么去。

    而那句“***,***”雷鳴也聽懂了,那卻是日語,那也是在問自己是做什么的呢。

    我去!想找日偽軍的據點沒找到,自己卻是在這黎明前的黑夜之中與日偽軍在路上撞在了一起!

    雷鳴本是打算抽盒子炮的,可是隨即他心思急轉卻一伸手把自己始終背在身上的那支步槍摘了下來。

    同時,他口中卻也用日語大吼了起來。

    雷鳴所吼的那句話的內容大致就是,聚居點被雷鳴小隊夜襲了,自己來搬援兵!

    雷鳴說日語當個翻譯還是綽綽有余的,他能聽懂日語,他說日語日本人那也是能聽懂的。

    不過,要說他那東北式日語的語氣有多么的純正那就扯遠了。

    所以,雷鳴卻是借著撒謊的內容的那種所謂驚慌將那日語喊的聲嘶力竭,尤其最后那一嗓子卻是都喊破音了!

    這事發突然,日偽軍聽著又是日語又怎么可能在這瞬間發現雷鳴真正的身份?

    說話間雷鳴已是縱馬向前了,而那伙日偽軍便也把手電筒按亮了。

    雙方實在是隔得沒有多遠了,在那雪白的光柱之下是一匹正在向前奔跑的高頭大馬。

    雷鳴偷出來的這匹馬本來就是日軍通信兵聯絡用的那種東洋馬。

    雷鳴現在這身打扮下面穿的大頭鞋和褲子都是日軍的,上衣倒不是,可上衣不是出來之時他卻在胸前胸后各系上了一個裝著肉塊的布袋子。

    那布袋子可是用日軍軍裝縫的。

    再加上東洋馬高高大大,那高昂的馬頭卻已是把雷鳴的上半身給遮住大半了。

    急切之間,雖有日偽軍覺得哪里不對,可那手電照到這匹馬的時候,這匹馬離他們卻也只有三十多米了。

    “快閃開!”有偽軍見這求救的馬竟然未見減速忙喊道。

    雷鳴并沒有將那馬催到極速,可是三十來米于馬來講那還不是瞬息間的事?

    而這時雷鳴便是一撥馬頭那馬便向著那名舉著手電筒的也不知道是日軍還是偽軍的士兵硬撞了過去!

    山路狹窄,雷鳴縱馬過來,那馬蹄他他,前面的日偽軍已經是下意識的往后退去卻已是擠在了一起。

    對方那名拿手電筒的士兵想要躲開卻已經被別人給擠住了。

    他張嘴欲叫時雷鳴人馬合一便已經到了!

    于是,剎那間慘叫聲起。

    也不知道這匹馬撞倒了幾名日偽軍,而就在那馬上已是飛下來一槍托正是砸在了那手電筒上。

    別說手電筒了,就是手電筒的爺爺探照燈也禁不起這槍托一砸啊。

    ”叭嚓“一聲里,那手電筒被砸癟道了不說,那雪亮的光柱在瞬間便沒了,于是現場卻又是一片黑!

    “警備軍趴下!雷鳴小隊行事!”雷鳴高喝一聲卻已是從那馬上跳了下來。

    可是他人跳下來,卻還是有比他還快的,那就是——他手中的槍托!

    雷鳴喊一嗓子那是給偽軍面子,這卻是和他這回的作戰思路有關。

    可是他這一嗓子喊完了那對偽軍也就算是仁至義盡了,他這一槍托直接就把一名還站在那里的士兵給砸飛了出去!

    至此,雷鳴再不猶豫,嘴中用日語哇哇亂叫著便往前沖,而手中的步槍卻是沖前面兩邊就是一頓亂砸亂削!

    黑夜之中徹底亂了。

    偽軍們乍遇情況也知道不對了,本能的就想開槍,盡管不知道往哪里開槍。

    可是雷鳴這一嗓子“警備軍趴下!雷鳴小隊行事!”卻是比他們長官下的命令還好使呢!

    當然了,他們帶隊的長官那也是聽雷鳴“命令”的。

    雷鳴這一嗓子之后所有偽軍從官到兵真的刷的一下子就趴了下去。

    可那些日軍就倒了霉了。

    黑夜之中日軍搞不清到底出什么情況,也只是覺得應當是有抗聯分子混入到了他們隊伍中來,他們又哪敢開槍?

    此時敵我雙方一方只有一個人那就叫個肆無忌憚,邊往前跑手中槍托就是一頓亂砸,而另一方卻是投鼠忌器,那你說誰占便宜?!

    一片混亂之中,雷鳴將槍托掄的就是一個暢快。

    也只是一分多鐘,雷鳴便從那敵陣沖出來了。

    這回他卻也不弄動靜了,卻是哈著腰直接就往南面走了。

    而日軍在那里卻還是亂著呢,呻吟慘叫聲呼喊聲猶未停止。

    會不會有小鬼子把他們自己人捅死的,雷鳴就想。

    而他卻終究是越走越遠了,從頭到尾,他卻依舊秉持著那制造恐懼能動手就別開槍的原則!8)

    
5858xs.com
电子游戏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