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離開


本站公告

    對于所有幸存者們而言,今天所經歷的一切,都宛如夢境,竟是如此的不真實。

    一些人認出了青年人的身份,正是之前巴哈姆特帶回來的那名人類。

    對方以客人的方式來到這里,為什么現在又召喚出了這些可怕無比的骷髏戰士們?對方身上到底藏匿著何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少人現在遙遙望著陳鋒,試圖對方給予答案。

    但陳鋒已經說明了來意,他會給予這些幸存者兩個選擇,一個是跟自己離開,尋求外面世界的幫助,另一個就是留在這里。

    “請問,我們的領主去哪里了?”就在這時候,遠處傳來一陣微弱的詢問聲。

    陳鋒朝后面看去,卻見之前有過一面之緣的蜥蜴人這時候躺在地上,狂蟒出現的時候,揚起腦袋擊碎的石頭,恰巧一塊落在了蜥蜴人的胸口,巨力產生了極為可怕的破壞力,若不是蜥蜴人有不俗的防御力,現在或許已經成為一具尸體了。

    但盡管活了下來,它也吐了不少血液,現在臉色有些發白,脊背都深深彎曲。

    “祂已經離開了。”陳鋒如實回答。

    “不!”

    陳鋒說出實話,蜥蜴人則是一臉的不信任,對方搖著腦袋,似乎根本不相信陳鋒所說的一切。

    “大人不會拋棄我們,祂雖然沒有說過,但祂就是神,祂不會拋棄這些信仰祂的信徒,總有一大人會回來,我哪里也不會去,我會在這里守著對方,即便死去!”

    蜥蜴人現在一副豁出去的模樣,似乎根本不相信陳鋒口中的說辭,正如它理解的那般,巴哈姆特不會欺騙它們,更不會就這樣離它們而去。

    但事實呢?

    陳鋒不是慈善家,這些人的死活對他說來,似乎根本沒有什么意義,他不需要做一些無用的解釋,因此搖搖頭,對著一旁幸存者說道:“你們也是這樣想的嗎?”

    待陳鋒問完之后,一些人不有看向一旁的蜥蜴人,他們就像是一群戰隊者,現在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抉擇。

    如果貿然拒絕陳鋒,是否會受到一些懲罰。

    死的人已經太多了,沒人希望在這種時候成為犧牲品,被陳鋒直接處死。

    似乎猜到了這些人的思緒,陳鋒開口說道:“我最后跟你們說一次,巴哈姆特已經走了,不會再回來,無論對方之前多么守護這里,從它離開的那一刻,你們就應該清楚留下來會面臨怎樣的窘況!”

    “你們有兩個選擇,一是繼續等待巴哈姆特,二是現在就跟我走,在做出選擇之前,我不會為難你們,但你們要記住的是,選擇的機會只有這最后一次。”

    說完這些話之后,陳鋒便面無表情地站在一旁。

    他已經給了這些人選擇的機會,這時候,該看這些人是怎樣選擇了。

    陳鋒最后的一句話,給了幸存者不少勇氣,看那樣子陳鋒并不是像在騙人。

    他不會對這些人下手,而這是也是他們唯一一次選擇的機會。

    幸存者們動了大多數人走到了蜥蜴人身前,對于他們來說,巴哈姆特才是真正信奉的神靈,而陳鋒,不過是無意間路過這里的旅人。

    這些人受到了巴哈姆特的照顧才活到今天,他們無比崇拜巴哈姆特。他們早已為之付出生命,甚至發誓永生永世效忠對方不會背叛。

    直到現在,巴哈姆特還沒有出現。他們不能否認陳鋒并沒有欺騙他們,巴哈姆特或許真的離開了,或許因為一些事情祂真的需要離開一段時間,但是對于幸存者而言,自己信奉的神靈,總有一天會回來救贖自己。

    因此與蜥蜴人一樣,他們選擇留在這里,無論發生怎樣的困境,他們都試圖等待巴哈姆特的降臨。

    看到這一幕陳鋒并沒有說什么。他之前已經表明態度會給對方一個選擇。

    更何況,現在秩序早已今非昔比,人口已經達到百萬之多,這個據點雖然有不少居民,但和秩序比起來,根本算不上什么。

    對于這些人的信仰,陳鋒并沒有太過看重。

    而他之前所以現在多費口舌,不過是看在巴哈姆特的面子上,對方最后留下了兩股神性,雖然有補償自己的原因,但另一個目的,則是為了讓自己照顧對方遺留下的手下。

    巴哈姆特是矛盾的。

    作為一名人類,陳鋒無法接受對方那近乎冷血的狀態,任由人類死去,只是將對方當做一個棋子拋棄。

    但作為一名統治者,陳鋒卻明白一件事情,那便是大多數時候的身不由己。

    如果自己在遭遇強敵,在遭遇追逐了數千年,甚至更久仇敵,為了殺死對方,甚至獲取一些信息,是否會獻祭統治的幸存者?

    對于陳鋒來說,他勢必會做出這個選擇。

    他會!

    并且會毫無猶豫的獻祭一些幸存者的生命。

    這邊是上位者的宿命。

    一將功成萬骨枯并不是說說而已。

    威脅巴哈姆特,更多地還是窺視對方身上的神性,到了陳鋒這種級別的存在,尋常的力量已經得不到任何幫助,唯有神性這種能量,才能幫助他沖擊更高階位,成為神話甚至是永恒高手。

    而在一旁,看到陳鋒并沒有對那些選擇者出手,不少人嘆了一口氣,這些人是投機者,他們同樣期望留下來,卻怕陳鋒之前說的一切不過是欺詐,因此在看到陳鋒并沒有出手之后,挪動腳步,站在了蜥蜴人的身旁。

    蜥蜴人雖然受傷,雖然無比虛弱,但看到周圍沾滿了幸存者,還是一副勝利者的姿容看向陳鋒。

    那副模樣似乎在說,看吧,主的信徒還有如此之多,你的算盤再響,也沒有一點意義。

    而就在這時候,一陣弱弱的聲音在一旁響起:“我想要問一句,大人真的不會再回來了嗎?”

    提問的是之前使用龍舞九天的那名少女,對方是一名圣光師,在剛剛,她感受到了噴涌的黑暗能量,因此清楚巴哈姆特或許遭遇了難以想象的敵人。

    而在她提出疑問之后,周圍傳來不少冷嘲熱諷,皆是在訓斥對方是一頭白眼狼,對于大人的信仰根本不純。

    到了這種時候,竟然不選擇相信自己效忠的對象,而是對一名陌生人開口詢問。

    一些人甚至言語過激,怒斥對方最好離開,要不然就算留下,也會成為邊緣人物,不會被任何人所接納。

    少女一時間有些茫然,她望向那些熟悉的面孔,在這一刻卻感覺到如此陌生。

    對于這些人的恩怨,陳鋒并沒有理會,只是如實回答:“我之前已經說了,巴哈姆特走了,不會再回來,我受到祂的委托照顧你們,但我只會照顧那些信任我的人,如果一些人還在堅信巴哈姆特會回來,那我也不會強迫他們。”

    “我知道,那我選擇離開!”

    “還有我!”

    “我也走!”8)

    
5858xs.com
电子游戏的危害